求助 | 登入
推動教師評鑑能提升校長專業形象?
by jdfclark, 2014-04-22 22:26:42, 人氣(777)

羅德水:推動教師評鑑能提升校長專業形象嗎?


備受關注的教師評鑑議題,過去幾年一直是中小學教育界爭議的焦點,儘管教師組織與校長協會、家長團體一致同意提升教育品質,但對教師評鑑能否有效達成目的,卻是針鋒相對、難有共識。

綜觀各方意見,對評鑑制度抱持疑慮的教師組織業已提出許多反證,有力的反駁了教師評鑑可以提升教育品質的說法;相較之下,主張教師評鑑的教育部、校長協會與家長團體,迄今為止除了預設評鑑可以提升教育品質的立場,除了宣稱實施教師評鑑才能淘汰「不適任教師」外,針對各界質疑,提不出足以讓人信服的理由,只能廉價地為反對者安上反改革的罪名,這實在不是一個良好的公共政策對話模式。

● 校長為何支持教師評鑑?

雖然親師之間意見時有不同,但教師可以理解家長想要提升教育品質的心情,也相對能諒解非專業人員所提建議難免有其限制,然而,校長畢竟不同於家長,無論做為一校之長或是「首席教師」,如果校長對教育問題沒有專業見解,甚至提出的看法還不如路人,如何可能建立校長的專業地位?

就以實施評鑑有助淘汰「不適任教師」的說法為例,外行人不清楚已有完整機制倒也罷了,但最沒有資格對不適任教師問題指三道四的正是校長,中小學校長不僅手握教師成績考核的「覆核」與「逕核」之權(校長在敘明理由後,可直接核予教師考績乙等或丙等),還有責任接受投訴檢舉、有義務主動察覺不適任教師,接著,還必須組成調查小組詳加調查、召開教評會並擔任主席審議,易言之,根本無須大費周章進行教師評鑑,如果社會對不適任教師處理仍不滿意,必須負起主要責任的也正是中小學校長。

甚至不用談到評鑑制度本身的問題,校長協會一方面要求實施與考績掛勾的教師評鑑制度(總結性評鑑),一方面又不敢主張先行進行校長評鑑,僅此一端,校長協會要求教師評鑑的正當性何在?

或問,既然中小學校長已有處理「不適任教師」的明確權限,何以校長協會還要佯裝成沒有處理機制?還要說唯有評鑑制度才能有效淘汰不適任教師?這是單純誤以為教師評鑑能有效提升教育品質?或者,校長熱衷推動教師評鑑根本另有所圖?

● 教師是校長的敵人嗎?

合理懷疑,校長協會要求實施教師評鑑以淘汰不適任教師,除有模糊輿論焦點,撇清校長責任的用意,恐怕不乏藉由評鑑機制重拾校長威權的意圖。

事實上,校長協會不止強烈支持教師評鑑,檢視該會歷來組織文宣、公開發言,幾乎到了只要有助削弱教師集體力量,有助鞏固校長、教師上下權力關係的,都毫不猶豫支持的地步。

誠如所見,校長協會以各種荒腔走板的理由反對教師組織工會,反對與教師工會團體協商,反對教師組織會務假,主張削弱教師勞動條件,主張增加教師授課節數,主張教師寒暑假不支薪;甚至無視中小學教師除了課務,還需負責輔導管教學生、親師溝通、配合各種行政工作的壓力,誣指台灣中小學教師工時世界最短,不知情的,真要以為校長是跟教師有多深的仇恨了!

實在很不可思議,我們絕少看到校長協會主動對教師表達正面肯定,相反地,只要有助巫化教師形象的,渠等必定勇往向前、不落人後。校長團體這樣敵視一起工作的教師,既傷害校長與教師之間的信任關係,或許也反映出校長再不能宰制校園的恐慌。

● 解除心靈戒嚴,告別人治校園

該如何解讀校長團體少數領導幹部的心態呢?或許必須回到校園權力關係討論。

台灣的教育解嚴晚於社會解嚴,校園的民主化進程也晚於政治上的民主化,戒嚴時期,國家透過一元化的師資培育、全國統編本的教科書、學校教育的課程與潛在課程,傳達符合統治集團利益的意識形態,在戒嚴的氛圍下,教育人員成了鞏固政權、穩定社會秩序的工具而不自知,至於斯時的校長相當比例就是校園高牆裡的領主,中小學校長對校園事務有高度排他性的決定權,對部分校長來說,那真是一個校長「說了算」的美好年代。

表面上,自「教師法」(1996)、「教育基本法」(1999)、「國民教育法」(1999)陸續訂定、修正以來,似乎提升了教師參與校務運作的空間,校長也由官派改為遴選,惟實際上,所謂遴選實質仍與官派無異,中小學校長幾乎還是終身任用制,校長的權力確實不比戒嚴時期,但根深柢固的校園權力運作模式,也沒有發生根本改變。

即便如此,部分眷戀昔日一元化秩序的校長仍不時發出感嘆,中小學校長協會「榮譽理事長」張榮輝就曾以「有責無權、赤手空拳、委曲求全」形容校長的失落,頗能精確反映部分中小學校長時不我予的心境。

應該深究的是,把擴大教育參與、尊重教師專業、確立校長任期制的努力,視為是校長的「大權旁落」,難道有助深化校園民主?難道就能提升教育品質?

無論校長協會有多緬懷校長「說了算」的年代,人治校園畢竟一去不復返了,中小學校長失去社會信任的關鍵,不是因為沒有實施教師評鑑,而是校長本身的專業不足,如果時至今日,中小學校長還是不願意面對教師工會的成立,不願意提升自身專業素養(教育專業、溝通能力、人權概念…),也不願意與教師組織一起批判錯誤教育政策,成天只是想方設法詆毀教師工會、所作所為就是為了鞏固校長終身任用制,不但不會因此重建校長尊嚴,反而更將加速失去教師與家長的信任。

沒有人否認校園還有許多問題待解,但引進教師評鑑系統,既不會解決這些問題,也不會增加校長的教育發言權。不消談及教師評鑑學理,及其帶來的各種嚴重副作用,此刻深受校務評鑑之苦的中小學校長,難道真的相信教師評鑑可以拯救台灣教育?只要回到一個教育人員的專業良知,如何可能忍受讓校園陷入教師評鑑的災難?


發表討論